× 快速导航
新闻中心
分类
在婚姻生活里,你有过这样的情绪压抑吗?
发布日期:2020-11-03 16:14:10

姑娘来找心理咨询师,愁容满面,十分压抑。她与白马王子的婚姻出现了问题。

“我本以为他是那么完美,他英俊有才华,而且拥有财富和地位!我以为他婚后也会爱我如初!可是婚后我发现并非如此,他养尊处优,处处需要我的悉心照顾,我简直就是个保姆,生活成了无休止的忍受,很束缚,所有的时间都围着老公和孩子,但是却不被认可,也不被理解,价值扫地,生活无望。”

灰姑娘的人设:美丽善良、勤劳、隐忍。

灰姑娘没有后台,母亲早逝,留下她与恶毒的继母和心地不好的姐姐。她经常受到继母及两位姐姐的欺负,被逼着去做粗重的活。原本是两个姐姐想冒充她去与王子在一起,继母更是百般阻挠,对于灰姑娘的婚姻,这些人只有眼红和嫉妒的份,不存在祝福。如果灰姑娘的婚姻破灭,才如她们所愿。

仙女教母:超自然现象,施展魔法帮助灰姑娘变成高贵的千金小姐,从而让她在舞会中吸引到王子的眼球,让他着迷。这段姻缘离不开她的南瓜车和水晶鞋。

白马王子:完美无缺,高大英俊,财富和地位于一身。

灰姑娘与王子在童话中,完全的正面角色,却过着负面的生活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在感叹婚后生活困难重重的时候,允许灰姑娘可以跳出故事的框架,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审视这段姻缘。

从小失去母亲,而父亲也只是一个符号,并没有存在感(父亲缺失,后果很严重)。灰姑娘幼小时期基本的安全需求得不到满足,而这最主要来自于父母亲。她自己是一个阵营,而两个姐姐和继母三人作为一个阵营,无法形成温暖的依恋关系。这样的关系里,更多是对立的。长期的指责,傲慢的态度,近于不公平的对待,逐渐构建了灰姑娘的自我概念——我是弱小的、该做粗活的、应该穿破旧衣服、不值得被尊重的、不应该被平等对待的。

精神分析的角度,“本我”她有求生本能,她渴望欲望的满足,她也想吃的好、穿的美,但是在这样与继母阵营的对立就像一个关系牢笼,“自我”为了适应这样的现实环境,不得不压抑这些欲望以求得长期的稳定——哪怕这种稳定显得那么不平等,但是它缓解了灰姑娘的焦虑,可以不要受皮肉之苦,不用听到更多的指责和谩骂。

她的“自我”是虚弱无力的,贫瘠如一片荒地,没有清晰的边界。所以她并没有反抗或主动挣脱这个关系网。


压抑和无视自己的欲望,欲望并不会消失……选择留在与继母和姐姐们的关系中,就是选择继续扮演“灰姑娘”——弱小的,需要被拯救的角色。

那些压抑的欲望,去了哪里?


与其说,王子的才华地位,完美无缺,是编剧的设想,不如说是灰姑娘理想化的结果——弱小者需要强大者的拯救,而王子的身份地位,也恰好能匹配和满足她长期被禁锢的自尊和虚弱的自我。

婚姻建立在这样被扰乱的对自我和他人的内部想象上,就会产生一些问题,这些问题导致她以后迟早会看到,“王子”作为一个带有瑕疵的真实的人的一面。在客体关系理论中,问题将集中于灰姑娘的内部世界和真实世界的人与情景之间的差异。

而走向王子,需要搭桥,所以,仙女教母出现了。如果不是仙女教母,也会是其它类似精灵、神兽、上帝等超自然力量出现。——这是灰姑娘那虚弱的“自我”无法做到的,这样的力量只能是来自异界。


可能王子也会感慨“她跟我认识的那个高贵美丽的女子大为不同,她经常唠叨,怨气冲天,根本就没有以前的优雅从容,她其实就是个肤浅平凡的女人。”伴侣关系是双向的,其中一方的痛苦,不可能脱离关系而存在,而双方都会受到牵连。

从客体关系的角度,此时灰姑娘的内部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和情境发生了冲突。除非她看到了,为了保护虚弱的“自我”,她采取的生存手段,不论是压抑还是理想化,她给自己的痛苦埋下了地雷。现在哭诉丈夫的“不理想”,是将责任推卸给了丈夫。完美的人,怎么可能会不完美了呢?一个擅长理想化家庭成员的妻子,很容易受到“打击”。

“心理医生,你不是专家吗?我来咨询了好几次了,怎么还没好些呢?你这个专业有待提高啊!”


所以,从自体心理学的角度,往往会看到她的移情。当她走进咨询室,她来见的不是心理咨询师,而是她理想化的心理咨询师。此时她会毫无掩饰地表现失望,落差感溢于言表,甚至会责怪咨询师的疗效不够理想,这时候她不再理想化咨询师,而是像观察继母一样,观察着我。

而这时,治疗才刚刚开始。


童话故事里说,从此灰姑娘与白马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,而实际上,纷扰刚刚拉开序幕,生活才刚刚起步,如何幸福才是重点?女人,你不需要无休止忍让“坏女人”来反衬自己的善良,你也不需要通过理想化“白马王子”和“仙女”来满足你的欲求,你首先要清楚你的“自我”在哪里。


所以压抑时,尝试问一下,是否给自己埋下过地雷。